强化统筹,推动高职走向更高水平

发布时间:2017-09-14浏览:25

  

【知与行】

  中国高职教育的发展,是新世纪教育领域“中国速度”“中国方案”的生动实践和鲜活样本。在新的历史时期,高职教育要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和《教育部关于高职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绘定的路线图,把握历史机遇,进一步发挥政府行业统筹引领作用,解决高职发展面临的深层次问题,实现更高水平的发展。

把握历史新机遇

  “十三五”期间,我国高职教育将迈入高水平发展的新阶段。把握这一历史新机遇,有四个方面的条件已经成熟。

    支持发展的制度环境基本形成。新世纪以来,职业教育的改革力度前所未有,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出台并有效实施了《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等一系列有利于职业教育发展的政策,标志着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国家顶层设计已经完成,为高职院校高水平发展奠定了制度框架的基础。

    争创一流的基础能力已经具备。高职教育转向内涵建设已经经历了一个时期的积淀,理念、平台、方法不断丰富,基础领域、关键环节的总体水平持续提升。尤其在高层次建设项目的推动下,一批以国家和省级示范(骨干)校为代表的高职院校具备了冲击“世界一流”的能力,为进一步的高水平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积极向上开拓创新的动能蓄势已久。与本科院校相比,高职一直以来处于弱势,所以也就具有了与生俱来的竞争和求生意识,开放的办学理念、多元的教学形态、与众不同的办学实践,以及互学互鉴、开拓创新的浓厚氛围,使得高职人才培养充满活力,高职战线积蓄了一种积极向上、寻求跃升的发展动能和精神力量。

    深层驱动竞争发展的压力充盈。随着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创新创业、“互联网+”等一系列国家战略的深入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绿色化等产业新政同步实施,将有力驱动高职教育的高水平发展。同时,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今天,高职教育是一项实实在在的民生工程,有数据显示,东部地区60%、中西部地区70%的高职在校生来自城郊及农村地区。因此,推动高职教育的高水平发展也是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必然要求。

对焦高职发展深层问题

  高水平发展因需求而促进,因破题而深化。新形势下,高职教育的发展和管理既有老问题、又面临新挑战,推动高职教育的高水平发展,需要直面发展难题。

    人才培养的规律问题。从技能型到技术技能型,从工学交替到现代学徒制,过去一个时期高职教育的改革探索围绕产业和新技术发展的要求,积极践行“五个对接”,突出了在人才培养目标、规格和模式上的“职业性”定位,重点解决人才培养的适应性问题。如何进一步从适应性走向规律性,高职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体系建构仍然任重道远。尤其是强化立德树人、倡导工匠精神,需要推动高职人才培养的深化改革,在育人的理念、体系和途径上实现从能力本位到全面发展的深刻转变。

教育资源的现代化问题。二十年高职教育大发展,一个显著的成效是高职院校办学基础条件的提升,专业教学资源库、精品课程与精品资源共享课、职业教育实训基地、骨干教师培训计划、信息化试点等一批国家、省级建设项目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拉动作用。然而,由于高职院校在教育资源的开发与建设上普遍起点比较低,随着国家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提升教育资源的现代化是高职建设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

    办学功能的融合问题。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和文化传承创新是现代大学的四大功能,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现代大学的基本功能,无疑对新时期、新形势下的高职院校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高职院校只有通过人才培养与其他办学功能的融合发展,才能真正让自己强大起来,还需要在产教融合、科研与教学相辅相成等方面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改革和建设。

    政府统筹的协同问题。高职教育在一些深层次的改革点上还面临诸多政府部门协同力不足的问题。比如用人的劳动制度与育人的教育制度的相互分离,职业资格证书与教育学历证书两套制度的“各行其道”,导致高职教育在标准面前无所适从;由于财政、国有资产和人事管理上的“一刀切”,政府、学校、企业、市场没有形成一盘棋,高职院校混合所有制等体制机制改革困难重重,企业参与制度上也很难获得实质性突破。

聚力统筹,引领高水平发展

  把握发展机遇、破解发展瓶颈,既需要高职院校的主体实践,也需要顶层的强力推动。从中央到地方撬动各级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对高职教育的大量投入,汇聚从经济到社会各个领域对高职教育的热切关注,才能激发高职建设发展的内生动力。

  我国高职教育仍处在爬坡过坎的阶段,延续成功的做法,通过专项建设或试点项目来引领教育改革发展和教育资源配置,激发高职院校的竞争意识,推动高职教育的高水平发展,是政府作用的重要体现。

    确立高水平发展方向。围绕“建成一批世界一流的职业院校和骨干专业,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培养高地”的既定目标,积极谋划中国特色高职教育“高水平院校、高水平专业”的“双高”建设布局。高水平高职院校建设要着力提升院校的综合竞争力,特别是在院校治理建设与改革、杰出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双师双能教师队伍建设、技术技能积累与服务、国际交流与合作等方面实现重点突破和新的提升;高水平专业(群)建设则应该紧密围绕区域主导和优势产业布局,全面优化专业结构,提升专业服务产业新战略的能力和水平。

    发挥省级统筹的作用。高职教育具有鲜明的区域性发展特征,在“在国务院领导下,分级管理、地方为主、政府统筹、社会参与”的管理体制下,增强高职教育的省级统筹功能,一方面要推动落实生均拨款制度,并通过拨款标准奖补和改革绩效奖补发挥“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另一方面要实行行动计划的项目化运作,基于本地区高职教育发展的实际,建立可落地、可观测、可比较的项目抓手。2016年以来,浙江省推进了一系列重大项目建设,其中一次性遴选认定了优质高职建设项目校20所,其中重点建设校5所;遴选优势专业150个,特色专业200个;启动了应用技术协同创新中心建设,首批遴选了7个;开展了“双师型”教师培养培训基地建设,首批认定基地20个,为贯彻落实教育部高职创新发展行动计划先行交出了满意的地方样本。

    出台国家级重大专项。作为行动计划中一项立柱架梁的重要项目,在教育部和省级政府统筹下,不少省市也已陆续启动了优质高职院校建设。为进一步提升项目建设的水准,大家也都在积极期待有国家级的平台来支撑项目的推进。因此,建议尽快制定职业教育“双高”建设项目方案,发挥中央财政新的专项引领作用,使一批高职院校和专业脱颖而出,成为我国高职教育冲击“世界一流”的主要力量。新专项要对标本科高校“双一流”,可以在200所优质高职院校、3000个骨干专业的建设目标的基础上,坚持质量和水平为标准,坚持扶强扶优、好中选优,从中再遴选30至50所高水平院校,500至800个左右高水平专业,集中开展“双高”重点建设。在财政投入上,应对标“双一流”的支持方式和力度,中央财政要给予重点专项投入,地方加强配套,以点带面,引领新一轮建设高潮,造就一批具有“中国模式”“世界水平”的高职教育品牌标杆。

    形成全社会协同力量。高职教育的高水平发展需要政府、学校和其他相关方的共同努力。教育部门要发挥核心主导作用,财政部门要发挥重要保障作用,学校要发挥改革建设主体作用,相关行业企业要发挥支持配合作用。尤其是各级政府要以促进社会就业、教育公平、民生幸福为根本目标,以推动区域产业发展为直接目标,以法律、政策、制度的有效供给为突破口,担当起发展区域高职教育发展的公共责任和历史责任,以区域的水平提升汇聚全国高职教育的高水平发展。

  (作者:祝鸿平,系浙江省教育厅高教处副处长)